軍人的愛別樣美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王志平 张鹏飞責任編輯:姬彩紅
2019-11-04 14:32

軍人的愛別樣美

■王志平 张鹏飞

王 琨摄

濃濃的年味裏,鄭世廿和顔燕這對老同學在網上重聚。得知顔燕還沒有男朋友,鄭世廿的頭像蹦跳得更歡實了。

“你最近幹嘛呢?”鄭世廿問顔燕。

顔燕頓了頓,“在家養病呢”。

鄭世廿心頭久別重逢的興奮,瞬間被顔燕的輕描淡寫沖淡。聊天小窗蹦出鄭世廿的一連串問句,顔燕才道出實情:她半年前做了肝髒腫瘤切除手術,五年不反複才算康複。

火紅的春節裏,兩顆心漸漸靠近。清冷的月光下,營區似乎比平常安靜許多,鄭世廿考慮好了未來。

“我当兵也很少能接触到女孩子,你要助力老同学脱单呀!” 郑世廿明白,自己当兵在外,颜燕养病在家,细水长流的陪伴要好过千言万语。

“我一個同學當兵去了,要我給他介紹對象。”吃飯時,顔燕把這話說給了母親。雖未見其人,但一聽是當兵的,母親認真看了顔燕兩眼:“媽覺得我家閨女就挺不錯!”顔燕白皙的臉蛋,被母親這句玩笑話染紅了。

打趣归打趣,“考察”不能省。今后,每当颜燕和郑世廿視頻的时候,母亲都会躲到远处观察。郑世廿给颜燕讲的很多故事都带军味,质朴而真挚,一点点扫走了术后沉积在她心底的阴郁。

看著女兒逐漸開朗起來,母親已經認可了屏幕那頭的“半個兒”。終于有一晚,母親忍不住從遠處走來,對著屏幕,幹脆利落地撂下一句“就他了”,轉身離開。至此,“考察”終結。

冬去春來,身隨心養,顔燕的身體各項指標都趨于平穩。春暖花開,鄭世廿也向顔燕吐露了愛情的芬芳。眼前人正是心上人,但顔燕還是克制住對鄭世廿的愛意,要老同學“想清楚”。

“如果你好模好樣,我就不著急了。正因爲你病了,才更需要人照顧你、陪伴你!”鄭世廿此話一出,顔燕已是淚如泉湧。

爲了不讓顔燕情緒波動,鄭世廿靈機一動:“其實,我讓你介紹對象,就是讓你介紹你自己,哈哈……”

顔燕也破涕爲笑:“我媽也是這樣想的!”鄭世廿這才知道,“套路”早被准丈母娘識破。

鄭世廿所在部隊常年轉戰全國各地施工。“要不,你來我這裏轉轉?”鄭世廿向顔燕發出邀請。鄭世廿當時所處的南方某省,正是顔燕的“第二故鄉”,她生病前在那裏工作過6年。

踏上最熟悉的列車,這次卻是去探望心上人。臨時駐地條件有限,鄭世廿只能將顔燕安頓在附近的民房。正值梅雨時節,本就狹小的房間泛潮不說,屋外大雨,屋裏小雨。鄭世廿一次次冒雨跑過去,打開房門的一刹那,總能看到顔燕端著臉盆接“屋裏雨”的背影……

不幾天,鄭世廿就下了“逐客令”,他最擔心的是顔燕的身體。顔燕不樂意了,“正因爲條件差,我才更得多陪陪你”。愛的告白,兩人如出一轍。鄭世廿摟過顔燕,唯有擁抱可解心頭千言萬語。

入夏,鄭世廿休假了。他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跟父母聊自己的婚事,重點說到顔燕的身體狀況。他極力讓語氣平穩,但腔調裏還是有些許隱憂。不承想,父母沒有猶豫,當場督促兒子上顔燕家提親。開明的父母看到的是兵兒子在這件事上的擔當。

兩家的父親年輕時有過一些交往,午飯後,敘舊、結親,他們聊得不亦樂乎。顔燕媽把鄭世廿單獨拉到裏屋:“我姑娘總是丟三落四,戶口本你拿好。”未來嶽母用給戶口本的方式認可了這樁婚事,質樸卻獨特。

那天,鄭世廿一臉搞怪,對顔燕說:“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?”一句比一句聲高。

“我知道啥呀?”就在顔燕著急得要“動手”時,鄭世廿亮出了戶口本。顔燕驚得捂嘴,也感動于媽媽的那片心。擇日不如撞日,當天,兩人就拿了“小紅本”。

顔燕愛装扮,早在南方工作期間就掌握了美容手藝。婚後,考慮到顔燕的身體不適合外出工作,鄭世廿提議顔燕自己開美容店。

可誰承想,租用的店面狀況百出,兩年多裏,美容店搬了四次。第三次撤店時,顔燕抱著鄭世廿傷心地哭了:“沒有掙錢不說,錢都打了水漂……”鄭世廿則輕輕地慰藉顔燕:“媳婦兒,不能怪你。你身體欠好,店面選址我也參與了,我也有責任。”

重整旗鼓,美容店終于穩定下來。鄭世廿休假回到家,搖身一變成爲“婦女協會會長”,端茶、倒水、送小吃,幫著顔燕招呼前來美容的顧客。大夥兒得知他是個兵哥哥時,說他是“花叢中的最暖軍綠”。服務熱情、周到、大方的鄭世廿,總在被稱贊時羞紅了臉,顔燕笑說,“這就是兵哥哥的可愛”。

婚後,爲了方便顔燕身體複檢,鄭世廿將他們的小家安在了醫院附近。顔燕一個人生活,鄭世廿每天給她打電話,他心裏最擔心的還是顔燕在身邊沒人時犯病。

一次晚上,鄭世廿撥打顔燕的手機,無人接聽。無奈之下,他只好請顔燕的姐姐去家裏看看。當姐姐火急火燎趕到時,卻連顔燕的門都沒有敲開。慌亂中,姐姐又奔向美容店,再打顔燕電話,吧台上響起手機鈴聲……“顔燕手機落店裏了,估計她正在家裏睡覺呢!”接到姐姐的回電,鄭世廿才稍稍松了口氣。

對病情可能出現的反複,雖說小夫妻有富足的心理准備,但當病真來時,還是給了他們巨大的考驗。那天下午,正趕上部隊轉場安營紮寨,得知顔燕休克,鄭世廿頓時懵在了那裏。這一幕恰巧被連長李庚看到了。替鄭世廿挂斷電話後,李連長马上部署鄭世廿休假、買票回家。直到被熱心的戰友們送上火車,鄭世廿一直僵硬的神情才有所回緩。

當鄭世廿到家時,顔燕已經蘇醒過來並回到家。

“感覺不舒服時,爲什麽不打電話告訴我?”鄭世廿一進家門,就忍不住責怪妻子。

“昨天,躺病床上檢查著就失去了知覺,醫生和我都沒料到……”顔燕靠在床頭,淚水在眼眶中直打轉。

“對峙”間,小兩口淚流滿面,緊緊相擁。鄭世廿十幾個小時的擔憂,終于稍稍放下……

軍婚走過5年,顔燕的病一直被放在鄭世廿的心尖上。經曆了這次狂風驟雨,夫妻倆更懂得了珍惜生活的風平浪靜,讓細水再長流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