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循序漸進告別“社交恐懼”

來源:中國軍網综合 作者:周 强 杨孟德 公布:2019-10-28 15:28:44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“報告!”教育課上,一聲略微顫抖卻又堅定的聲音響起。黃班長看到小徐第一個打報告回答問題,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黃班長第一次注意到小徐是在新兵分班的時候。當被點到名字時,他低低地應了一聲,急忙忙忙地跑到了黃班長身後。黃班長心想,這小子太內向了,得多關注。

請關注出书的《解放軍報》的詳細報道——

看著小徐的變化,黃班長感慨道:“心病還需心藥醫,遇到內向的新兵,可不能簡單地‘逼’其開朗了……”

循序漸進告別“社交恐懼”

■周 强 杨孟德

姜 晨绘

“報告!”教育課上,一聲略微顫抖卻又堅定的聲音響起。黃班長看到小徐第一個打報告回答問題,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黃班長第一次注意到小徐是在新兵分班的時候。當被點到名字時,他低低地應了一聲,急忙忙忙地跑到了黃班長身後。黃班長心想,這小子太內向了,得多關注。

“手榴彈脱手時要注意扣腕。”“拉單杠要感受背部肌肉的發力……”休息時間,新兵在熱鬧地交流心得。

“你今天3000米跑進了全連前五,有什麽秘訣嗎?”忽然各人轉向了默默呆在角落的小徐。

“沒、沒什麽,就那樣跑。”看著各人熱切的目光,小徐說著竟扭頭走掉了。

看到這一幕,黃班長回到宿舍後便跟小徐談心聊家常,想幫小徐盡快融入到集體中去。可是黃班長把話題找了個遍,小徐也只是拽著衣角簡單地答上一兩句。之後黃班長又多次找機會跟他談心,結果每次都冷場。

後來有人向黃班長反映:小徐見人不打招呼。班裏的新兵也說很難和小徐處到一塊。黃班長撓著頭發愁:小徐融不進集體,以後的軍旅路咋走呢?

“還是得找小徐聊一聊。”黃班長心想。在黃班長一再追問下,小徐終于說出了緣由:“班長,我有社交恐懼。”

“社交恐懼?”黃班長感覺這詞有點專業,但大概明白意思,就是害怕跟人打交道呗。“咱當兵的無所畏懼,越是恐懼越要勇敢面對,戰勝自己!”黃班長給小徐打氣。

之後,連隊上教育課、營裏開展活動、新兵旅集會,一旦有發言機會,黃班長都“逼著”小徐發言。一旦小徐稍顯猶豫,黃班長“犀利”的眼神就瞪過去。小徐只得一次次硬著頭皮打報告,但每次看到那麽多目光緊盯著自己,小徐就心裏發怵,說話也磕磕巴巴的。重壓之下,小徐越來越消沈。

沒能幫小徐走出陰影,黃班長很無奈。

“對了,指導員有心理咨詢師職業資格證書,他肯定有辦法。”黃班長突然想到這一點,趕緊跑去向指導員求助。

指导员宫晓冬听完情况后,告诉黄班长:“新兵性格各不相同,有的内向害羞,不爱与人交流,发言时过分紧张。我们通常感觉他们‘放不开’‘上不了台面’,有的可能就是存在 ‘社交恐惧症’。”

“其實你讓小徐直面讓他感到恐懼場景的做法,就是心理學上應用最多的療法。只不過你‘下藥太猛’,産生了‘副作用’。”

指導員解釋道:“讓小徐融入集體,可以進行放松訓練。新兵入伍課目中的心理行爲訓練就有大量內容,呼吸式放松法、漸進性肌肉放松法、想象性放松法等都可以運用。平時,要多找他談心、多鼓勵,還要了解他的家庭情況、興趣愛好,然後有針對性地做思想工作,讓他主動敞開心扉。”

取得“真經”後,黃班長豁然開朗。之後,黃班長利用休息時間,引導小徐進行放松訓練。在循序漸進的心理放松訓練後,小徐慢慢敞開心扉,將生活中會使自己感到緊張的情況告訴了黃班長。

了解情況後,宮指導員和黃班長一起做了一份誘發社交恐懼的清單,幫助小徐逐項適應。“感覺怎麽樣?”看到小徐拿著從其他班協調的訓練器材回來,黃班長問。

“感覺沒那麽緊張了,戰友們都挺友善的。”小徐笑著說。

“好,咱進行下一項,在全排開會時發言……”黃班長在清單上畫了個勾。就這樣,黃班長根据從易到難的水平,一步步地幫助小徐適應那些讓他緊張的情境。

在黃班長的耐心幫助下,小徐漸漸開朗起來,和戰友的關系越來越好。看著小徐的變化,黃班長感慨道:“心病還需心藥醫,遇到內向的新兵,可不能簡單地‘逼’其開朗了,否则就是‘好心辦壞事’。”

現在,黃班長還從指導員處借來心理學相關書籍,一有空就給自己充電。

責任編輯:宋麗麗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81.cn域名使用側邊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