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色經典《星火燎原》薦讀丨淮河風雨舟

來源:中國軍網作者:嶽春普責任編輯:馬嘉隆
2019-09-27 14:27

《星火燎原》是毛澤東題寫書名,朱德作序,無數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寫就的紅色經典,是“紅寶石砌成的萬裏長城”,生動再現了壯懷激烈、驚天動地的革命故事,承載著我黨我軍的基因血脈,蘊含著偉大的革命精神。這些偉大革命精神,跨越時空、永不過時,是砥砺我們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的不竭精神動力。

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70周年之际,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组织编辑了《星火燎原》精选本图书,中國軍網将陆续刊发其中的精彩章节,敬请关注。

淮河風雨舟

嶽春普

一九四七年秋的一個雷雨天,一位無名的漁家嫂,爲援助劉鄧大軍渡淮河,傾盡了全力,無私地獻出了僅有的一只小船和她的獨生幼女的生命……

這樁往事,我銘刻心間,永世不忘。

那是八月的下旬,劉鄧大軍二縱六旅抵達淮河北岸,近兩萬人馬沿河展開,准備渡河。由于上遊遇雨,下遊暴漲,水深流急,徒涉困難。這時,空中敵機仍在頭頂上空盤旋俯沖,轟炸掃射。後面大量敵人緊緊追咬,五旅部隊正在阻擊,拼死血戰。我縱隊如不迅速搶渡,勢必背水一戰,眼前形勢非常緊張。

“同志們,趕快過河啊!過河就到大別山啦!”周發田旅長和劉華清政委揚推动馬,一路高喊著,沿北岸自西向東馳去。先頭部隊分十幾路泅水南去,陸續登上寬兩華裏的南河灘。旅參謀長王樹棠指揮司令部和直屬隊隨馬隊有組織地渡河。

突然,我遠遠望見河心有一只小漁船起伏不定,時隱時現地向北劃來。身邊偵察科的任科長告訴我,渡河前,他派出偵察連沿河跑了幾十華裏,才找到這只小船,這只船的主人是一位三十多歲的漁家大嫂,領著個十歲左右的女孩,她丈夫被抓丁,生死不明,剩下孤兒寡母淒涼度日。幾天前,敵人爲阻我渡淮,下令將河上船只燒毀,她冒著生命危險將小船駛入河汊蘆葦中才躲過敵人。這次她不顧國民黨“資共者殺”的嚴令前來支援。

那渔船渐渐靠岸。我见大嫂手持双桨,默默地站立在船尾。她心情宁静、坚强。小女儿拉着她的衣襟儿,偎依在她身边。虽然小孩穿得很旧,但十分整洁,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十分逗人喜爱。船头上还有两个护送的战士,招呼着把文件、药品搬上船。大嫂顾不得休息一下,又掉头南渡。听在场的人说, 大嫂已往返六七次了,看着大嫂远去的身影,我不由肃然起敬。船还没驶出多远,突然起了风,大浪一个接一个地向小船打去,大嫂冷静地应付着。小船慢慢驶向河心,风浪把小船打得左右乱晃。眼看就要驶过河心了,突然一个像小山似的浪头向小船扑去,船身猛烈颠簸了一下,小孩没抓紧妈妈,掉入河里。见到孩子落水,大嫂刚要去救,汹涌的浪头又险些把渔船打翻, 她赶紧稳住桨,停都没停,继续吃力地向对岸划去。船头的两名战士见孩子落水,立刻跳水营救,追了几十米也没见人影。

小船繼續向前駛去,但看得出,大嫂的身體在左右搖晃。不知過了多久,小船又劃了過來。我看著大嫂那瘦弱的身體和滿含淚水的雙眼,心裏十分難受。她腳步沈重地登上岸,什麽也沒說就癱坐在那裏。我知道,她已經再沒有力氣了,她把該獻出的、不該獻出的都獻了出來。

队伍领导取来一些光洋送给大嫂,大嫂没有接,她说:“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,不需要什么钱了,随便怎么样都能过, 你们留着吧,队伍上更需要。”听到大嫂的话,在场的许多同志都哭了,各人都在默默地发着誓言:大嫂!放心吧,我们一定要用消灭敌人的实际行动来酬金你。

黄昏,大队伍基本过完,北岸只剩下政治部的于主任和我等几个人还没渡河。当我们告辞大嫂,登船离开北岸的时候, 只见大嫂仍静静地站在那里。我望着大嫂,忽然感到她是那样的高大,小船离开北岸很远,岸边一切都看不清了,可我觉得她的身影仍在我的眼前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