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能爲國家貢獻力量,那就最大水平去做;如果不能,那就做一個愛國的一般人。”——馬志選·102歲

←→左右滑动检察圖集↑↓下滑观看視頻

马志选讲起自己年轻时候打仗的经历时神采飞扬。中國軍網记者 伍行健 摄

←→左右滑动检察圖集↑↓下滑观看視頻

马志选接受记者采访时总是会穿上心爱的军装,胸前满满的军功章甚是耀眼。中國軍網记者 伍行健 摄

←→左右滑动检察圖集↑↓下滑观看視頻

马志选佩戴的军功章和勋章。中國軍網记者 伍行健 摄

←→左右滑动检察圖集↑↓下滑观看視頻

马志选肖像照(翻拍资料)。中國軍網记者 伍行健 摄

百歲紅軍的囑托丨馬志選:我們都是愛國的一般人

来源: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:孫智英 作者:楊帆 伍行健 2019-10-16 12:51

“如果能爲國家貢獻力量,那就最大水平去做;如果不能,那就做一個愛國的一般人。”——馬志選·102歲

【人物簡介】馬志選,1918年2月生,四川平昌縣嶽家鄉雙竹村人。1932年12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。1938年加入中國共産黨。曾在紅四方面軍第11師33團當戰士。參加了川陝革命根據地反三路圍攻、反六路圍攻和紅四方面軍長征。後任八路軍第129師769團偵察排長、特務營連長,太行軍分區團長。參加了奇襲陽明堡、粉碎九路圍攻、響堂鋪伏擊戰、百團大戰及平漢戰役等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,任華北軍區軍械部總庫庫長,第494倉庫庫長,第496倉庫庫長、政治委員,第495倉庫主任,太原基地三一三兵站副站長(副軍職)。1955年榮獲三級八一勳章、三級獨立自由勳章、三級解放勳章。1988年獲二級紅星功勳榮譽章。現居山西太原。

早晨6點,這個102歲的老人會自然醒來,不需要任何鬧鍾,更不用孩子們去叫醒。在家人的幫助下洗漱穿着好後,他會收聽電視裏的新聞或者讓孩子們讀讀報紙,這樣的習慣他持續了一輩子。幾年前他還能自己穿衣服,吃飯和走路,現在這些最基本的生活日常他都已經做不到了。

在太原的幹休所見到馬志選老人的時候是上午九點,他正坐在沙發上聽孩子們聊天,他知道當天有記者來采訪,便早早將軍裝穿着整齊,胸前滿滿的軍功章甚是耀眼。

“老爺子現在聽力不太好,說話也不清楚,但是意識很清楚,你們和他說話的時候聲音要大一些。”馬志選的三兒子馬朝平跟記者介紹道。其實采訪前記者一行就頗爲擔憂,但是看到老人的精神狀態後反倒松了一口氣,老人家精神矍铄地跟我們聊天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!

考慮到老人的身體狀況,記者並沒有太久地打擾他休息。從老人不太清楚的口述和他孩子的回憶裏,記者大致了解了馬志選老人這一生的主要經曆,以及那段快被掩埋在曆史深處的烽火歲月。

1918年2月,馬志選出生在四川平昌縣嶽家鄉雙竹村一戶貧苦的農家。14歲時參加中國工農紅軍,16歲長征,20歲時加入了中國共産黨。參加過奇襲陽明堡、響堂鋪伏擊戰、百團大戰等諸多戰役。

三過草地險掉隊

馬志選16歲時走上了長征路,三過草地的艱險成了他難以磨滅的記憶。

1935年8月中旬,馬志選第一次踏上了草地。出發前營政委作動員,讓他們做好克服一切困難的思想准備。“我們自己動手用稻草打了幾雙草鞋,還領了7斤磨得很粗的青稞炒面和一個木頭碗。”走在草地上,戰士們經常跳躍著前進,有時一不留心就會陷入泥潭裏。青稞炒面按規定一天只能吃一斤,各人搭配著挖來的野菜、拾來的蘑菇煮菜湯喝,有的野菜蘑菇有毒,喝了後全身發腫。

草地上喝水也是件很困難的事情,水得拿著木頭碗去找,有時一天也找不到能喝的水。草地上的天氣,一日三變,溫差極大。白昼還烈日炎炎,到了晚上可能會降至零攝氏度以下。宿營時,戰士們就以班爲單位背靠背睡覺,冷的受不了了就互相擁擠著坐在一起,靠體溫抵擋严寒。就這樣過了五天,馬志選跟隨著部隊第一次走出了草地。

本以爲再也不用回到那個令他膽寒的地方,可是戰場總是變幻莫測。幾天後,馬志選所在部隊突然接到命令要重返草地南下,于是他只能二過草地。而這一次差點讓他永遠留在了那裏。“我在路旁方便,與部隊落下100米左右的距離,跟在後面拼命追趕卻怎麽也趕不上。營政委騎馬過來,看見我追趕隊伍,就讓我揪著馬尾巴,人借馬力,才趕上了隊伍。”之後,因爲害怕掉隊,戰士們都是邊走邊吃,只有到晚上休息時才气方便。

第二次走出草地,馬志選他們只用了幾天時間,但他感覺比第一次還累,連隊100多人走出草地時只剩下60人。哪怕過了這麽多年,再回想起那段差點掉隊的經曆,馬志選還是感到害怕。

後來,紅四方面軍與紅二方面軍在甘孜會師後,馬志選有了第三次過草地的經曆。

響堂鋪戰役手刃敵

馬朝平說,父親曾經給他們講過最多的就是響堂鋪戰役,“那是他作爲偵察兵參加過的最真刀真槍的一次”。

1938年,神頭嶺戰役後,日軍不僅加強了對邯(鄲)長(治)大道的警戒,而且還繼續進犯晉南和晉西。八路軍129師師長劉伯承、政委鄧小平和副師長徐向前,根據敵情,決定在邯長大道上再次設伏殲敵。響堂鋪位于河北省涉縣至山西黎城之間的邯鄲至長治的公路上。這段公路全長20多公裏,是一條狹窄的山溝公路,兩側均爲山地,南側爲高山,多懸崖,不易攀登,北側地形複雜,多谷口。1938年3月底,在徐向前的指揮下,馬志選所在769團在響堂鋪打了一個美丽的伏擊戰。

戰鬥當天10時左右,日軍的偵察機飛來放了一顆煙霧彈,陳錫聯團長马上下令撤出戰鬥並轉移。16時,日軍出動飛機12架,在響堂鋪上空連續狂轟濫炸達2個小時,但此時我129師部隊早已迅速打掃完戰場,撤出戰場五公裏外隱蔽休整,敵機無功而返。據馬志選回憶說,這次伏擊戰,他所在的偵察排有45人參戰,犧牲3人,負傷5人,共消滅日軍170人,180輛汽車被毀。

做一個一般人

在馬朝平的記憶裏,馬志選的脾氣是溫和的,只有他覺得國家和集體利益受到損害的時候他才會生氣,而且很生氣。“他離休之後曾在一所中學任校外輔導員,當時學校經費緊張,爲了舉辦運動會發動了捐款,之後校領導請了幾個捐款人吃飯。父親知道這件事後大發雷霆,他覺得都沒錢開運動會怎麽還能請吃飯?”馬朝平對父親是佩服的,他覺得父親是個特別正直的人,眼裏揉不得沙子。

在孩子的教育上,馬志選並沒有费心太多。他對六個孩子唯一的要求就是:如果能爲國家貢獻力量,那就最大水平去做;如果不能,那就做一個愛國的一般人。

1978年馬志選正式離休,從一名革命軍人變成了一個他口中再一般不過的一般人。看書、種花、參加公益活動,如果要說有什麽差异的,那就是時刻把國家大事放在心裏。馬朝平說,“父親每天都會准時看新聞,後來視力差了就戴著耳機聽,我們也會主動告訴他國家一些新的政策和發展情況。”

走進馬志選老人的房間,能看到馬志選年輕時的模樣,那時的他高大挺拔、眉清目秀。現在,歲月已不行幸免地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,眼前的他跟一個一般的老人並沒有什麽區別。

馬朝平是馬志選的第三個孩子,今年也68歲了,臨近古稀的他在馬志選面前好像互換了身份。現在的馬志選生活上已經離不開馬朝平等孩子們的照顧,而馬朝平和他的兄弟姐妹也樂得接受這樣的轉變。用馬朝平的話說,馬志選年輕的時候一心撲在工作上,和孩子們接觸的時間太短了,他珍惜和父親在一起的每一秒。

?

撰文/中國軍網记者 杨帆

摄影/中國軍網记者 伍行健

出品/中國軍網 腾讯新闻 中国人的一天